北斗星小说网 > 新安鬼事 > 第十九章 面具

《新安鬼事》 第十九章 面具

推荐阅读:元尊*^、飞剑问道
    云莺的头轻轻的仰了起来,她的脸上布满了梦幻般的色彩*,“你……愿意娶我^?我这样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五岁那年&&&,云莺被父亲卖到妓院,栖凤楼用来换取她身体和劳力的东西&*,竟然只是几坛好酒*^。那是段什么样的日子呢*,云莺的记忆似乎已经模糊不清了&,只有她背上那几道横七竖八的鞭痕在时时提醒着自己的过去&*。

    她分层的记忆中有一件事情是清晰的&,那是一个雪夜,八岁大的云莺不小心打破了一只盘子**,于是便被楼里的嬷嬷剥光了衣服赶出屋去^。那晚的月亮很亮*,就和今天一样*^,她的身体和四肢在雪地上渐渐的麻木*、僵硬*,一直到最后,似乎连最后一滴温热的血液都结成了冰&。

    那种饥寒交迫的感觉被深深的烙在了她的心口^,化成一条丑陋的疤&^,一条永远都无法痊愈的疤&。

    所以&*,当许总管说出“跟我走”这三个字时,云莺感觉自己心里某个坚硬的地方似乎动了动^^&,但是,依然没有垮掉。她看着许总管那张瘦长的脸*,明白他的话至少有七分是真挚的,毕竟他现在已经被小莩吓了个半死,而人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,一般是说不出谎话的^。

    “云莺^,我再问一遍^,你^,愿意不愿意和我走&*?^!毙碜芄苡种馗戳艘痪?。

    云莺微微颔首&*,她眼里的喜悦好像要溢出来了*,可是^,那喜悦只停留了一瞬间,便化为两潭深深的恐惧^,她指着身旁的那口水井&,断断续续的从嘴里吐出了几个字^,“小……小……小莩……”

    许总管感觉自己的脖子像是冬天的枯枝,稍微一扭就会断掉了,但他还是强迫自己把头转向井口,那一瞬间,他感觉血液像被烹热的油&,一股脑的涌向头顶,将天灵盖震得生疼*。

    他看见了小莩苍白肿胀的脸浮在那口水井里面,她的眼睛是两个黑洞,没有任何光泽的黑洞,直勾勾的朝着自己的方向斜过来&&,她的嘴唇很红^*,红的发紫&,肿成厚厚的两坨^,似乎刚刚被蜂蛰过一般&。

    许总管张着嘴*&,发出了无声的惊叫^,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弓起的手背上青筋尽现&^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小姐我错了^^^,”泪和汗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爬满了他的面颊^^&,他身体紧绷的快要断掉了&,“我不该设计害你的*^*,可是*,”他的手一点一单的握紧,身体猛然从地上弹了起来*,一步步的朝井沿走去^&,“你就不能放过我吗^&*,我从出生起就待在霍家,给你们当牛做马了几十年&^&,我也想做回主子&^^,我也想尝尝被人伺候的滋味儿*?*!毙碜芄苌衾锏目志逯鸾ハЯ?^,取而代之的是压抑了几十年的癫狂*。他趴在井口&,歇斯底里的冲里面吼着^,面庞扭曲得吓人&*。

    水里的脸没有对他的举动做出任何回应&,它一上一下的漂浮在水面上**,冷冷的瞅着许总管在崩溃边缘徘徊的身影&。

    “你说话啊^^,你倒是说话啊*,你想杀了我是不是&&,老子难道还怕你个黄毛丫头不成*?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俯身搬起脚边的一块大石头,狠狠的朝水井中的那张脸砸去*。

    小莩的脸孔被大石头压了下去^,消失不见了,可没过一会儿,井里突然“噗”的一声,冒出来了两片白白的东西*&*。许总管盯着那两片东西仔细看了一会儿,这才发现原来那水中从始至终都没有什么“小莩,”那张所谓的人脸,不过是一张面具,那是夫人在元宵节那天亲手给小莩制作的一张面具^,当时大家还都称赞夫人手巧,说这面具竟然和真人也不差上几分**。

    可是许总管的心并没有因为发现了真相而平静^^,反而更加慌乱起来*。这件事难道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恶作剧吗^,那么*,到底是谁做了这么一场戏,是谁为了让他被吓得离开霍家而在故意捣鬼?

    他的心里闪过一道光,眼睛也不由自主的瞪大了^,难道*&*,那个人是……对,只能是她^^*,除了她&,还会有谁能先他一步来到井边^,将面具扔下去**^^;褂心羌路?**,它怎么会莫名的出现在自己的窗前^,像一个游魂一般来回飘荡*?当然那只裂了缝的青花瓷碗和米芾上的脚印也不例外^,一定也是她的杰作*。

    然而一切已经来不及了,就在许总管想明白一切原委时&&^,水井中慢慢的出现了一道人影*&,那人手里有什么东西明晃晃的*,比月光还要寒冷**。

    晏娘在椅子上刚坐定*,还来不及喝上一口热茶,就听到右耳的声音在院里响起。

    “程大人*,哎&?您怎么又来了^*,有什么需要您说话,我给您送到府上就是*^^,不用三天两头的朝我们这里跑&&?!?br />
    程牧游尴尬的咳嗽了两声*,“晏姑娘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家姑娘啊^,回来到是回来了*&,不过她出去了老半天&,这会子估计在屋里歇下了^^,要不然您等明个再来^&?”

    晏娘知道他在故意刁难程牧游*,于是朗声冲门外说道&&,“右耳^,请程大人进来吧,我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^,正想有人陪着聊聊天**?^!?br />
    “就怕聊着聊着又变成试探了……”右耳噘着嘴嘟囔着干活去了^。

    程牧游抿了抿嘴唇^^,心一横快步走进屋里&^,他刚要说话&,却被晏娘打断了^*,“道谢就不用了,我只是随手帮了个忙,大人还是捡重要的说吧^^?^!?br />
    程牧游拉过一张椅子坐下*,“晏姑娘是爽快人,但是今天程某欠的人情*,来日必定奉还*&?*!彼醋抨棠镌谥蚬庵幸跚绮欢ǖ牧车癪*,接着说道&,“姑娘今天在栖凤楼可有什么发现*?”

    “不如大人先说说为什么要和史大人乔装到栖凤楼去吧^*?&!?br />
    “姑娘曾告诉我是在新安城的南街发现小儿的,而朱五儿死的那晚,我曾见到了害死他的那个东西*,我们一行人追至南街栖凤楼附近*,却被它摆脱掉了***,所以我想那个怪物一定在那里,在新安城中最喧闹的地方匿伏着?!?br />
    晏娘冷笑一声*,“大人为避免打草惊蛇&,所以和史今扮成小厮的模样混了进去*,堂堂新安城县令竟然乔装打扮混进妓院^,也算是一桩奇闻了*?!?/div>
说说控 | 手机电影网 | 数控工作室 | NBANBA8直播 | 耽美小说 | 舰队收藏 | 飞卢小说网 | 医学教育网 | 腾讯漫画网 | 完美(中国)有限公司 |